当前位置:首页 > 干部教育 > 精萃采撷
在重读马克思中开辟新境界
发布时间:2006-08-11   来源:   点击    字号:[ ]

在重读马克思中开辟新境界

 □ 魏波

    为何重读

    马克思的思想通常被说成“马克思主义”,可是在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生活中,由于不同的解读,许多不符合马克思思想的观点强加到了他的头上,于是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曾经说到:“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64页。)因为发觉了人们对他的误读,马克思在世之时就对这些“马克思主义者”保持着距离。之后一个多世纪里,对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一直存在着巨大争议,而“回到马克思”的呼声也此起彼伏。

    历史告诉我们,不断破除对马克思的种种误读,找到其真正的思想脉络,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前提。由于各种原因,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成见或偏见依然盘踞在人们的头脑。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的理解直接损害了马克思主义的真义,而理论与实践、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又催生了一种置疑,以至于出现所谓“过时论”。这是现实中亟需解决的一个问题。重读马克思的一个基本目标是恢复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在走进马克思思想世界的过程中彰显其真理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以往的理解都是不对的,而是说这样才是逼进真理的现实途径。

    从认识的规律看,重读马克思也是思想自身逻辑发展的内在要求。任何思想都产生于特定的时代,自然要受到那个时代的限制。作为一个多世纪以前产生于欧洲社会的思想,马克思主义也不能超越时代的局限。另一方面,对思想的解读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因为认识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每一时代的人们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经验,遭遇独特的现实问题,在此基础上对马克思的理解自然也会不同。思想与实践存在着永恒的互动,今天,历史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站在我们时代的立场上与马克思进行对话,就是从他那里发掘未曾实现的、未被理解的思想,追寻依然照亮我们生活的理想。

    更重要的是,重读马克思就成为开辟社会主义事业新境界的一个基本途径。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1978年对于“真理标准”这个基本哲学问题的讨论成为对马克思主义进行重新解读的范例。它启动了一次思想解放运动,通过破除思想的樊篱而启动了改革进程。今天,中国的改革与发展经过近三十年的跋涉后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面临诸多艰难的历史课题。除了住房、医疗、教育等诸多具体问题迫切需要解决外,推进思想创新、拓展新的行动空间则是更大的战略课题。作为一次恢弘的历史变迁,中国的社会变革不仅需要应对具体问题的治国之“术”,而且需要更高层面的治国之“道”,即国家发展的基本哲学理念、价值基础和社会理想。马克思主义自然义不容辞。为此,要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中对马克思主义予以丰富和发展,要从根本上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精神,通过重读马克思让思想塑造新的生活。

    重读什么

    通过跨越时空的对话实现思想上的突破,最终目的是为了解决实践中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它不是象牙塔里的遐思,而是在直面现实问题中展开的理论创造,回到现实中去解决问题也就成为其最后的归宿。这一根本旨趣要求我们将目光投向现实,重新审视当下面临的问题。

    彰显马克思的问题意识和批判精神,是重读马克思要把握的思想方法。解决矛盾首先要正视矛盾、承认矛盾,这是马克思的基本态度。马克思认为在问题中恰恰可以发现新生活的可能,所以他从来不回避问题,而是以最大的勇气去面对。他说到:“问题就是公开的、无畏的、左右一切个人的时代声音。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89页。)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一种彻底的哲学态度。在面对现实问题中寻找着前进的道路,这种自觉担当的现实性品格也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格。在中国的实践中这种品格清晰可见。作为产生于西方现代性成长阶段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立足于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且不论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仅就社会状况与现实课题而言,其中的差异就非同一般。面对复杂的现实矛盾,马克思主义没有回避,而是在直面现实问题中担当起解放的使命,这也是它能够在中国扎根的根本理据所在。

    重读马克思要把握根本,理解其深层的价值关怀,让马克思主义的真精神显现出来。马克思曾说,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重读马克思就是要通过对马克思精神实质的理解,领悟马克思的思想方法、价值旨趣和精神理想,将人们的思想从牢笼中解放出来进而推动历史的进步。马克思就是一个思想解放者,他的思想是解放的思想,他的事业是解放的事业。他从来都反对任何形式的教条主义和对其思想的僵化理解,并随时保持着对自己思想本身的批判。因此,重读经典也是追求思想解放的过程。

    重读马克思更意味着在创造性阅读中让马克思主义走向当代。从时代境域出发去解读马克思,并通过这种实践与理论、历史与现实的“视域融合”让马克思的思想走向当代,这样的重读就成为再理解和再创造的过程。解释学主张,对一个文本可以随主体、时间、语境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解释和演绎;同时理解也是一种对话,可以跨越时空进行。重读马克思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时空的距离并没有阻隔我们与马克思的对话,相反,新的历史实践让我们在新的层面上认识了马克思。根据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做出创造性的回答,思想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并维系自己的生命力。在当下中国的社会变革中,马克思主义要直面现实生活中的问题,结合时代的变化、回应时代的挑战,以实现它的价值理想。在对历史的反思中确立当下生活的指南,在对现实问题的追问与回答中拓展马克思主义走向当代的可能空间,就是我们重读马克思的基本任务。

    怎样重读

    首先,理论界要担负起思想创造的使命。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和学术,需要坚持科学精神和学术立场。国际上这一领域的学术研究不断有新的建树,并实际地影响了社会的进程。今天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获得了难得的机遇和空间,丰富生动的改革发展实践提供了广阔的理论发展的舞台。推进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是学界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如果还在原来的套路上转圈圈,便很难有实质性的突破,再好的机遇恐怕也是枉然。

    其次,教育界应该进行思想的革新。马克思主义的传承与发展需要学校教育,包括党内的教育。必须正视的事实是,这种教育正面临着现实的困境,青年一代的拒斥并不鲜见。这不能片面地责怪青年,而应该从教育者本身去反思。作为教育者,我们又是如何理解和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所以,必须通过重读马克思,实现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新突破,把握马克思的真精神,这样才能保证理论的现实说服力。

    从根本上说,我们要在改革和发展的实践探索中走出一条新路。固然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上,学术界已经取得了很多突破,但问题是这种理论的探索距离实践还有相当大的距离。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有其内在的规则,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各种利益纠葛缠绕在一起,难免会让人陷入到对具体事务的应对之中。这时,我们尤其需要有战略意识,从党和国家发展的根本方向上去进行思考,寻找和确立基本的思想定位。那么,在此意义上,重读马克思就不只是一个学术的工作,也不只是一个提高理论素养的过程,它更是党和国家寻找历史方向和行动依据的精神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