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考核
江苏沿海发展谋“全新一跃”
发布时间:2021-02-0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点击    字号:[ ]
  1405年,航海家郑和率船队从江苏太仓起锚入海;20世纪初,实业家张謇在江苏滩涂掀起“拓荒潮”;如今,经济总量突破10万亿元、肩负“两争一前列”使命的江苏,又一次逐梦“深蓝”。


  江苏“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加快打造沿海高质量发展增长极”。近日举行的江苏省“两会”上,如何解决沿海地区发展不充分问题、改变“江强海弱”格局成为讨论热点之一。


  从“面江而生”到“向海而兴”,是江苏开启新征程的战略选择,更事关长三角一体化、海洋强国等战略实施。


  依靠海洋由大到富、由富到强,是大国崛起的基本脉络和重要途径。向海图强是我国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经之路。作为一贯为全国发展探路的先行者,江苏谋定而后动,从海洋中寻取高质量发展的澎湃动能。


  蓝色突围:其时已至、其势已成


  长江浩荡、黄海奔流、大运河纵贯南北、太湖等湖泊如颗颗宝石镶嵌于大地,绘就水乡之美、孕育千年文脉,更为江苏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江苏所辖13个市均稳居全国百强,却有“心结”未解:沿海发展不及预期。南通、盐城、连云港三市面积和人口分别占全省30.9%、23.6%,经济总量约占18%;对照沿江南京、苏州、无锡等八市,人均GDP相差近6万元。


  纵览我国绵长的海岸线,青岛、宁波、厦门、深圳等城市星光闪耀。相比之下,江苏“沿海军团”或经济实力存在差距,或辨识度和知名度不足。


  “江苏沿海在省域内被‘内陆化’,在全国沿海与长三角中被‘边缘化’。”江苏省社科院沿海沿桥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古龙高说,江苏海岸带90%以上为淤泥质,较难复制“深水贸易港—临港产业园-沿海城市”的常规路径。


  江苏沿海多为栈桥式港口,临港产业选择空间小,比起基岩岸线,延伸开发需更大投资,包括大量石料抛填。另外,海水养殖必须大面积换水换氧,淤积海岸的海水难以快速流动与深海交换,反而易把污染物推上海滩。


  面对“先天不足”,江苏解放思想、迎难而上,特别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以空前力度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交通大通道全面展开。


  锁定深水大港,一南一北“双箭齐发”。
  

  如果把长江比作一条巨龙,上海是龙头的“上颚”,南通是“下颚”,仅有一边发达则咬合力不够。作为江苏“新出海口”,20万吨级的深水大港建成后,通州湾将成为继上海洋山港、宁波舟山港之后我国又一江海联运新通道,重塑地区产业格局,更好发挥“龙头”牵引带动作用。


  规划和支持通州湾建设已被纳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上升为国家战略。 按照“一年建设、两年开港、三年成规模”的时间表,项目资金支持“一事一议”逐步落地,产能、能耗指标在“十四五”分配中适当倾斜,审批建设也按下“快进键”。


  距通州湾四百公里之外是江苏唯一拥有基岩岸线的连云港港,2020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至2.52亿吨,主港区30万吨级航道建成,正加快向“枢纽港、产业港、物流港、贸易港”转型,打造一体两翼、形如凤凰的港口群。


  深水大港“呼之欲出”,高铁时代“呼啸而来”。


  2020年底盐通高铁建成运营,是苏北腹地首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正线全长157公里,一举打通江苏沿海高铁通道,也实现了我国东部沿海地区高铁的全线贯通,被视为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黄金线路”。


  十年磨一剑。盛虹炼化、中天钢铁等重大产业项目相继落户,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中韩(盐城)产业园、通州湾江海联动开发示范区等各类载体平台功能日趋完善,江苏沿海蓄势待发。


  “从沿海发展基础和趋势来看,推进高质量发展其时已至、其势已成。”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说,沿海地区是最大增量空间和战略落子,应在全国区域发展大局、全省高质量发展布局中发挥更多优势、作出更大贡献。


  考题已出,怎样答卷?沿海三市均确立具体目标:


  南通融入苏南、拥抱大海,建设长三角一体化沪苏通核心三角强支点城市;连云港加快打造沿海新型产业基地、区域综合交通枢纽、现代化国际海港中心城市;盐城在沿海开放发展上开辟新境界,全面提升重特大项目承载能力,持续深耕长三角中心区。


  江海联动、河海联通、陆海呼应,“十四五”开局,江苏加快构建江海河湖统筹发展格局,促进要素在更大范围流动配置,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最便捷最经济的出海口,力争成为长三角重要的产业承载地和新增长空间。


  湖海襟怀,风云壮志。有广袤的土地、2000多万人口,处在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期的江苏沿海,期待着新时代的“沧海桑田”。


  观念重塑:生态优势扮靓黄金海岸


  芦苇一望无际、蒿红遍野、成群的鸟儿在空中盘旋,候鸟保护专家尼古拉·萨瑟兰2017年见到这一幕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此后每年带家人来盐城滨海湿地观鸟。


  盐城身处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可谓“寸土寸金”,却能对湿地进行最严格的保护。2019年,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盐城对海岸湿地保护的远见、抱负和承诺无人能及。”尼古拉·萨瑟兰说。


  绿水青山终成金山银山。


  东台是盐城下辖县级市,其境内的条子泥湿地被纳入世界遗产地范围。董永七仙女的故事相传发源于此,每年七夕节游客前来“打卡”。随着投资700亿元的“长三角康养小镇”签约落户,当地又诞生一个“神话”。


  康养小镇导入上海瑞金医院、华东疗养院等资源。初步测算,建成后可为15万人提供服务,每年新增100亿元消费、200亿元健康产品销售、30亿元旅游收入。


  盐城市委书记戴源说,生态是盐城最厚重的底色和最具潜力的比较优势。康养小镇项目是探索“两山”转化路径的科学选择,是共同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的重大实践,是服务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切入点。


  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已成沿海三市共识。


  绿水青山掩映下的南通更显“江风海韵”。省内率先将“林木覆盖率”列入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任期资源环境责任审计、把城乡绿化建设纳入全市重点综合考核内容。

“河湖清海湾蓝”的画卷正在连云港铺展。消除污水直排入河,结合黑臭水体整治,推进河道清淤,恢复水体循环,连云港入海河流水质逐年提升。


  黄金海岸,“贵”在生态。江苏按照主体功能区理念,科学布局沿海城镇建设、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保护空间。


  走进连云港石化产业基地,厂房整洁明亮,绿树掩映,溪流清澈。其间建有一座梅花鹿园,与高耸林立的设施装置相映成趣。鹿园是这里的“生物监测站点”,因为梅花鹿对空气质量非常敏感,能对一些低浓度的污染物较人类提前做出反应。


  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是基地内龙头,总投资约677亿元,安全环保投入113亿元,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相关负责人介绍,以往港口建设滞后制约了产业实力,不少小化工落户,随着基础设施的提升和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大,为发展大化工腾出了空间。该项目正式投产后将弥补大宗基础化工原料供应短板,提升我国石化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隆冬时节,记者驱车沿着盐城、南通绵长的海岸线行进,一排排百米高的白色风机迎风转动,成为一道别样风景。据统计,两市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约占全国七成,千亿级产业规模可期。


  中复神鹰碳纤维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是制造风机叶片的核心材料。公司从纺织起家,经过多年技术攻关,把国产碳纤维提高到航空航天级别,也让碳纤维完全依赖进口成为历史。

  不仅石化等产业“绿色蝶变”,海洋新兴产业立于“风口”,“耕海牧渔”的传统农业也迎来新生。


  “远看荒滩没尽头,近看荒地没种头”,江苏沿海人饱受淤泥质海岸之苦。去年底,南通一垦区以亩产802.9公斤的成绩刷新了盐碱地水稻高产纪录,这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团队与江苏农业科技人员合作攻关的“海水稻”品种。


  “江苏沿海地区大量盐碱地很多具备类似的种植条件,该品种推广价值极高。”江苏省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站长管永祥表示,过去“看似无用”的盐碱滩涂有望成为千里沃野。


  长期“背海而居”的江苏人,带着“回头是海”的兴奋,共享海的机遇。


  甜叶菊是一种低热量、高甜度的天然甜味剂,原产于高山地区,开发出适合沿海栽培的引种技术后,成为东台海滨小镇弶港的致富“金叶子”。低收入农户潘正祥原本靠几亩小麦、玉米维持生计,在镇村干部引导下,逐步扩大甜叶菊种植面积,年收入超过了两万元。


  通过推广虾蟹或虾贝混养、稻渔混种等高效生态养殖方式,年产值近百亿的南通水产养殖业走上绿色循环新路。在如东县一家虾贝混养基地,水塘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一条中心排水渠连接两片区域——养虾产生的废水回收后,成了贝类的“粮食”。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洋为江苏人打开了想象空间。


  江苏省省长吴政隆说,沿海地区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彰显特色的新路。要深化港产城融合发展,着力提升海洋经济、生态经济和枢纽经济,打造令人向往的生态风光带、人与自然和谐的绿色经济带,成为高质量发展新的增长极。

  陆海联动:“畅通血脉”促内外循环


  打开中国地图,海岸线似弓、长江如箭,构成了双循环的两条主轴线,江苏正处于交汇点上。


  江苏省发改委主任李侃桢说,南通等三市处于沿海、长江和欧亚陆桥通道三大生产力主轴线交汇区域的前沿阵地,具有承接要素集聚和产业转移、参与产业链塑造和价值链分工的较大空间,可以在支撑双循环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


  沿海地区成为江苏省内乃至东部沿海的一块“洼地”,一个重要原因是“小循环”梗阻。


  很长一段时间里,连云港与高铁连通总差“最后一公里”;无论铁路还是公路,盐城到上海都超过4小时,与南京之间也无高铁;“南通,难通”,更是当地人习以为常的自嘲。


  路阻则衰,路通则盛。


  一年之间,江苏沿海交通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去年7月,沪苏通铁路开通运营,“南通从此好通了”;去年底,盐通高铁建成通车,进入上海2小时都市圈;徐连高铁通车后,两地60分钟可达,大幅拉近陆桥沿线城市的时空距离。


  在畅通“小循环”的基础上,江苏加快融入长三角一体化,推动形成以上海为龙头、沿海和南翼杭州湾联动的高效融合经济体。


  长三角港口群是以上海为中心的“一体两翼”战略格局,“北翼”的江苏港口群落数量多,却难与“南翼”宁波-舟山港能级匹配。2019年江苏进出口总额占全国的13.8%,但约八成集装箱生成量需要通过陆路运至省外出海。

  通州湾规划的“铁路连港区,内河到码头,港口通大洋”现代集疏运体系,江铁运输均可直接出海,具备物流领域独一无二的优势,有力支撑长三角经济乃至欧亚板块运输。


  作为江苏对接“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和先导区,徐州与连云港形成“互补性”结构,当连云港的港口开放和徐州的产业与物流优势叠加,沿海开放的势能将辐射整个淮海经济圈,“陆海新通道”加速延展物流半径,能为内陆中原地区对外开放,参与国际大循环打开一条重要通道。


  古龙高说,江苏沿海处于“一带一路”建设交汇点,向东与日韩隔海相望,可参与构建东亚循环,向西经新欧亚大陆桥、长江黄金水道通联中西部腹地和中亚、东欧,在畅通双循环中区位优势明显。


  盐城与韩国一海之隔,每周5个航班往来,单程仅需一个半小时。目前,盐城累计引进1000多个韩资项目,总投资超82亿美元,与韩国11个城市建立友好城市或友好交流城市关系。


  去年8月,盐城派出经贸代表团赴韩交流。“患难之交见真情,这种关键时期,双方的面对面交流难能可贵。”此次出访受到韩国方面高度评价。


  SK集团是韩国最大的能源化工、电信、半导体企业,旗下SKI株式会社研发生产动力电池,其盐城基地一期项目从开建到投产仅14个月,原先估计至少要三年,项目负责人郑欣彪感叹于“盐城速度”,相信未来韩国企业在这里会获得更多机遇。


  满载货物的国际班列,在连云港与中亚、欧洲各国间,日日川流不息。“十三五”时期,从连云港港口累计开行的国际班列近4000列,在全省占比40%以上,居江苏首位、全国前列。


  “中国,就是哈萨克斯坦的大海。”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哈方员工古丽说,苦于没有出海口,哈方商品进出口受到极大限制,有了连云港,不仅哈萨克斯坦,其他中亚国家也能与更多国家建立商贸联系。


  在即将建成投运的雅仕一带一路供应链基地(连云港-里海),记者看到仓库中堆放着来自中亚的淀粉原料。项目负责人范兵介绍,珠三角、长三角乃至日韩地区的各类商品可向里海周边五国梯度转移和销售,同时将当地矿产品、农产品等优势资源通过连云港向国内、日韩输送。


  连云港市委书记项雪龙说,将以区域综合交通枢纽为依托,着力建好“一带一路”强支点、书写好新时代的“西游记”,在打造更高水平标杆示范项目、深化东西双向开放、建设一流自贸试验区、构建“双循环”战略链接上争做示范。


  海浪奔涌,循环往复。江苏沿海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力求打开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融通进取:期盼海上“江南盛景”


  虽遭遇疫情和洪涝冲击,2020年江苏GDP仍保持3.7%的增长,首次突破10万亿元;人均GDP达12.5万元,居各省、自治区之首。


  谋划“十四五”,“苏大强”力促江海河湖联动发展。沿海被寄予厚望,将承接沿江、苏南地区产业转移、要素溢出、经济辐射。


  从“面江而生”到“向海而兴”,不仅是空间的位移,更是观念的更新。


  当前,全球范围内围绕海洋新兴产业和占据海洋技术制高点的争夺日趋激烈。江苏拥有近千公里海岸线,滩涂资源、海上风能、滨海湿地、海洋生物等资源极为丰富,抓住“窗口期”、为海洋强国战略作贡献责无旁贷。


  抢抓机遇、坚韧进取,也正是赶海人的精神特质。


  刚刚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南通,没有一味沉浸在喜悦之中。“开局即决战!”南通市委书记徐惠民说,要举全市之力推进通州湾新出海口建设,确保吕四起步港区年内建成运营、通州湾主体港区全面开建,“昂扬不服输、不言败的勇气,确保开门红。”


  坐不住、等不起、比着干,在沿海三市调研期间,记者从干部、企业家、专家学者等各类人群身上,看到奋起直追的迫切感。

  冬日寒冷,但这些画面“热气腾腾”:连云港徐圩新区,设备轰鸣、人员奔忙,约有4万名工人紧张施工;通州湾高端装备临港产业园内机器开足马力,运输车辆往来频繁;盐城正泰新能源、SKI动力电池等项目同时推进,汽车、钢铁、新能源和电子信息四大主导产业全面起势。


  “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之眼光。”张謇言语透露出通达天下的胸襟,在沿海人身上内化为“开放融通”的气质。


  2019年国务院同意设立中国(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连云港片区位列其中。2020年,连云港自贸区以全市2.7‰的面积,贡献25%的实际利用外资、18%的外贸进出口、16%的新增市场主体,成为连云港“后发先至”的重要引擎。


  受技术、资金、人才等限制,连云港药企最初选择瞄准国外专利到期、技术含量高的产品进行仿制。数十年来,不断加大创新投入、优化研发体系,2020年中国医药研发产品线最佳工业企业评选,连云港恒瑞医药、豪森药业、正大天晴药业、康缘药业均位居前列。

  突破路径依赖、思路障碍,实现“无中生有”,在江苏沿海有许多生动案例。


  盐城大丰是张謇组织垦荒、种植棉花的主阵地,当时盐农变棉农,如今又化身“花农”。当地“荷兰花海”项目历经8年打造,每年3月末至5月初,3000万株郁金香竞相争艳。


  在花海放眼望去,核心景区种满了各类花苗,风车、木屋点缀其间。昔日贫瘠的苏北小镇,年接待游客近300万人次,正着手创建5A级景区,4家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已在建设中。

  连云港海头镇早年因村落建在“人”字形海湾顶端而得名,现在当地渔民跃向了“直播+电商”的时代潮头:拥有日活跃直播账号近万个,带动相关就业人员2万余人,年销售额达到70亿元。


  张延喜世代都是渔民,常年漂在海上,“只要风浪不超过12级就不回家”。渔网嫁接上互联网,过去穷到“倒插门”都没人要的张延喜买了车和房,还通过直播平台找到了媳妇。


  海洋孕育了生命,也蕴藏了无限生机。


  江苏的海洋经济总产值占GDP比重为8.1%,低于全国9%的平均值,远低于福建30%、广东20%的水平。充分激活海洋文化基因后,江苏海域期盼展现“江南盛景”。


  百年前,受甲午战争惨败的冲击,中国人反思海防、海军、海权,开始了艰难的重入海洋之旅。正是这时张謇在黄海滩涂引领大规模垦殖,改变了沿海主导产业和经济结构。如今,蔚蓝海洋再次成为江苏开拓发展空间的“蓝海”。


  “时间不等人!机遇不等人!发展不等人!”娄勤俭说,“争”的要义在力取,“走”的要义为奔跑,江苏力争在“没有先例”的方面率先做出成功案例,在“普遍在做”的方面做得更好更快,在解决“共性问题”上积累先行经验,奋力谱写“强富美高”现代化新篇章。


  (刘亢 张展鹏 杨丁淼 陆华东